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信息 / 正文
中国有能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发布时间:2017-07-17 09:34:27.743 点击:483 编辑: 中小企业天津网 【关闭当前页】

 日前,摩根士丹利研究部门的报告看多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认为中国有能力回避金融冲击,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这一题为《我们为何看好中国》的中国经济蓝皮书保守预测,中国人均GDP将在未来10年内从8100美元达到12900美元,于2027年步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中国处在中等收入标准的什么位置

谈论中国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首先要弄清楚中国处在中等收入标准的什么位置。

2014年,世界银行以人均GDP为标准对各国经济发展水平进行了分组:人均GDP低于1045美元为低收入国家;1045至4125美元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4126至12735美元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高于12736美元为高收入国家。

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人均GDP为53980元人民币,换算成美元标准,我国人均GDP仍然处于8000美元的中等偏上水平。

“在国内理论界,有人说中国没有‘陷阱’,也有人认为中国处在‘中等收入陷阱’边缘,还有一种说法是中国正处于‘中等收入陷阱’的困境中。”但在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马晓河看来,中国当前正处于“中等收入”的中间区域。

全国性的数据描述了整体,区域性的分析会凸显结构性特征。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通过分析我国各地的经济数据发现,其实我国部分沿海省市已率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胡鞍钢拿出的数据显示,天津、北京、上海、江苏的人均GDP均超过高收入门槛,浙江、内蒙古、福建、广东、辽宁、山东等地人均GDP也已超过了1万美元。这些地区常住人口占全国总人口比重的37.1%,相当于欧盟总人口,是美国总人口的1.64倍。

“可以预见,沿海地区将带动其他地区进入高收入阶段,如同改革开放之初这些地区率先对外开放、经济起飞,进而带动整个中国全面开放、全面起飞一样。”胡鞍钢说。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有路可循吗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国家,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在发展过程中必须迈过的一道坎儿。

从中等收入国家进入高收入国家俱乐部,并非轻而易举。“中等收入陷阱”概念由世界银行提出:一个国家从低收入阶段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经济长期徘徊在中等收入区间,普遍表现为经济的持续减速或保持缓慢增长。

过去,曾有不少发展中国家在人均GDP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经济社会发展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根据世界银行的研究,近50年来全球100多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仅有13个国家和地区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

分析其他经济体,可以得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正反两方面案例。

马晓河表示,巴西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时间比较长,主要原因就是巴西工业化战略选择不恰当,重化工业优先发展,还出现了长期通胀、过度城市化等弊端。而从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日本、韩国来看,它们一是实现了需求结构成功转化,建立了以消费为主导的社会,二是产业结构也从过去的中低端向技术密集、资本密集、高附加值产出为主导发展的转型。

传统产业优势丧失,而新兴产业动能不能接续,这是导致增长停滞从而落入“陷阱”的根源。几年来,中国经济引擎实现成功换挡,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从发展阶段和发展条件来看,中国现在达到的发展水平远高于当年拉美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时的发展水平。

“中国要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既要继续充分利用后发优势,更要创造先发优势。”胡鞍钢认为,只有当中等收入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相对于美国实现追赶时,才有可能跨越中等收入阶段。

如何启动跨越“陷阱”的新引擎

中国经济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稳步推进,而成功换挡的经济增长新引擎已经启动。

摩根士丹利的中国经济蓝皮书提到,在由高投资转向高消费、由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也正一步步向价值链上游迈进。在电信设备、能源设施、铁路、船舶制造为代表的重工业领域中,中国企业已可媲美甚至反超发达国家的竞争对手;而高附加值的中国制造,譬如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业已大量销往海外,占据中国出口总额的半壁江山。

“中国正在采取各方面措施,使经济能够实现由数量追赶向质量追赶的转型。这一深刻转型,将使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社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说。

蓝皮书认为,中国拥有世界上任何一个追赶型国家所不具备的市场规模优势,这一群体消费升级必然会带来服务业的巨大增量需求;其次,中国巨大的人口规模与收入分配差距,也意味着制造业在转型升级时拥有一个过渡市场,低端与中高端需求共存,这为制造业提供了一个缓冲期,这也是其他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体所不具有的优势。

在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看来,“中等收入陷阱”这一担忧在中国并不存在。“1983年开始,我每年都会来中国。我发现,中国的发展趋势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是没有先例的。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不是问题,消费率还可以进一步提升,在很多方面会引领全球的发展。”

“将来回头看,‘中等收入陷阱’对许多国家特别是那些照搬照抄西方经验的国家是真命题,但对中国而言一定是伪命题。”胡鞍钢认为。

 


稿件来源:本网摘编

回顶部【关闭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