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美学者:飞速崛起的中国消费主义支配着世界的品味
发布时间:2017-06-12 00:00:00.0 点击:6880 来源: 中小企业天津网 【关闭当前页】
(原标题:美学者:飞速崛起的中国消费主义支配着世界的品味) 美国石英财经网6月4日发表文章称,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历史教授卡尔·格特花多年时间研究中国消费主义。他是《世界追随中国步伐》一书的作者,该网站请他谈谈中国消费文化如何影响全球经济的未来。具体摘要如下:问:消费主义眼下在中国有多重要?答: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但当我说“什么是中国梦?”的时候,我认为中国梦就是美国梦再加10%。它不是克制与节约的欧洲梦。我认为他们更接近美国人。他们想要更多,更大,更好——这当然是概括的说法。我认为,对品牌的普遍意识意味着更多的人能够通过拥有那些品牌进行沟通,并且理解沟通的内容。问:您在第一本书里说,中国消费主义正在塑造世界。为什么?答:我们很早以前就知道,美国流行的东西常常也在世界流行起来。但是,如果多国公司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市场,它们就将把研发定位于中国消费者。这种品味将处于最前沿,或者支配世界其他地区的品味。问:你认为中国有某种不同于西方消费主义的特别的消费主义吗?答:在中国,(高消费群体的)平均年龄远远低于西方,他们在年龄较小时就可以接触到多得多的物质产品,这是因为4-2-1的家庭结构:一个孩子有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所以可支配收入也高得多。其次,这一切发生的速度也很重要。这种速度的结果会是什么?人们不会有那么多的品牌联系。那些品牌联系将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建立起来,与代际之间的传递不同。因为这种速度,对拥有适当品牌产生的焦虑也强于在品牌意识缓慢形成的环境。问:政府在促进消费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答:一个没有汽车的国家怎么突然之间——在10年到15年之内——变成全世界最大的汽车消费国和制造国?人们以为这是在大政府不再干预以后自然发生的现象。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我认为,对汽车需求的挤压和释放与政府的参与关系很大,政府需要想买车的新生中产阶级,特别是为刺激本国的汽车业。问:现代消费主义何时在中国出现?答:常规的回答是,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而不同之处在于,中国人现在认为需求——换句话说就是消费欲望——不是生产的终结而是开始。刺激消费欲望是促进经济增长的一种方式。问:您认为,当下中国这种消费热潮会产生什么结果?答:我认为,中国是一个大型的罗夏墨迹测验。你可以看到积极的一面和消极的一面。你可以说我老派,但我认为地球的生存胜过其他很多东西,所以我的罗夏墨迹测验主要是负面的。中国的空气污染严重,我认识的生活在中国大城市的人,他们的常用手机软件都有关当天的空气质量以及应该如何应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汽车污染造成的结果。但是,我也很容易把污染解释为积极的事物,包括为自己创造一种全新身份的能力,享受之前无法享受的事物的能力。其他人也应该认识到,中国曾经是物质极度稀缺的国度。(编译/赵菲菲)[page title= subtitle=]中国高考给美国人什么启示?美媒:中国人更尊重教育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美媒称,高考每年有三天时间,中国高中的毕业生要参加考试,决定他们能否进入大学学习。简单地说,他们今后的生活将取决于他们的考试结果。据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网站6月7日报道,学生为了准备考试要进行几个月时间的学习。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糟糕的分数意味着学生可能无法被全国数千所大学中的任何一所录取。报道称,美国前教育部长、保守领导人支持教育组织主席比尔·贝内特说:“高考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结果是影响终生的。我们可不可以从中国学点什么来帮助我们提高教育水平呢?绝对可以。”高考有多么重要?成千上万的人围在运送学生的大巴旁,为他们祝福。为了创造更好的条件,警方实施了“禁止鸣笛”的交通法。在中国很受欢迎的广场舞也被暂停。电视机声音太吵的居民也会受到当局的警告。湖南省的蒋艳萍(音)在接受采访时说:“考生们十年寒窗不容易,我们这些广场舞大妈帮不上别的什么忙,停跳几天广场舞,还孩子们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也算是我们这些大妈们对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解与支持吧!”报道称,亚洲人社区高度重视教育,这并不是秘密。在美国,1900万名自认为是亚裔的毕业生中,有93%的学生按时毕业,而普通人群的毕业率为83%。在同样有着高考传统的台湾地区长大的纽约人佩吉·许说:“考试的压力非常大。如果你病了,或者考试做得不好,你就完蛋了。高考强调记忆。但是,它不鼓励孩子去解决问题或自我思考。美国也有SAT和ACT考试,但这只是学校关注的一个因素。你可能有领导素质,或参加过很多课外活动。”相比中国对教育的虔诚态度,在美国,许多高中如此危险,以至于学生每天要通过金属探测器才能进校。美国大学校园的情况更糟糕,学生似乎认为他们的父母不是让他们来受教育,而是来抗议特朗普总统的。如果有保守派被邀请来演讲,他们就会发动暴乱,向试图保护他们的警察投掷石块。贝内特说:“左派最优先考虑的事情根本不是教育。对他们而言,他们关心的是公民自由和公民权利,关心的是在学校里‘伸张正义’。”报道称,这可不是赢家的方式。(编译/涂颀)2017年6月7日,在河北固安,考生家长在高考考场外守候。[page title= subtitle=]美媒称中国票房或5年内难超美国 但增速仍是全球第一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美媒称,随着票房收入下滑以及人民币汇率贬值,有关中国将在今年某一时刻成为全球电影票房收入最高国家的预期已经降温,一份新的报告预计,美国可能维持票房冠军的头衔直至2021年。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7日刊登题为《中国或至少在五年内难以问鼎全球电影票房市场》的报道称,中国已经成为好莱坞电影公司的一个主要市场。根据普华永道的最新报告,中国严峻的市场形势抑制了此前高速增长的国内电影市场。报道称,去年中国票房收入增长疲软的状况拖低了预期,此外中国也在整顿夸大收入的票房造假行为。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整顿措施将在多大程度继续执行。普华永道咨询营销部主管马修·利伯曼称,市场状况变得如此难以捉摸且不可预测,中国票房收入仍可能在2021年超越美国,但市场上的未知变量使得人们无法肯定这一判断。他表示,几个未知数令该行趋于保守看法。利伯曼称,预计美国票房的任何预期增长都几乎完全来自于票价的上涨。而在目前的全球第二票房市场中国,其增长料将源自于电影票销量的增加。报道称,预计未来五年中国的票房增速将高于其他任何国家。其他电影业务呈现强劲增长态势的市场有印度、尼日利亚、秘鲁和巴西。印度和尼日利亚各自以本国语言电影市场和观众为主,对美国进口影片缺乏兴趣。资料图片:首都电影院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page title= subtitle=]台媒称美国加州州长再体验大陆高铁:毫不掩饰艳羡之情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台媒称,中国高铁的名号已在世界打响,就连美国加州州长也二度赴华取经;更早以前,加州前州长阿诺·施瓦辛格就至浙江杭州市进行考察。现任州长杰里·布朗5日再次造访,实地搭乘高铁,毫不掩饰他的艳羡之情。据台湾中时电子报6月7日报道,5日为布朗此次访华行程第2天,虽然下一个行程远在北京,但布朗仍希望能从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这次的高铁体验,是继2013年后,布朗第二次搭乘中国高铁。即使已非初次体验,布朗仍对中国高铁赞誉有加,“我是高铁的忠实爱好者,也是高铁在美国坚定的提倡者,很愿意看到加州参与中国‘一带一路’的建设,将尽一切力量促其实现。”“我很喜欢坐火车,除了可以阅读、与人交谈,更可起身走动,而且火车速度很快,非常方便。”布朗更开玩笑表示,希望能从加州搭乘高铁到中国,可惜火车无法跨越海洋。报道称,加州远赴中国学习高铁的经验,并非从布朗开始,早在2010年,当时的加州州长阿诺就曾造访杭州,期望了解高铁的服务、融资状况,以利促进加州人文、产品交流以及地区发展。对于布朗搭乘高铁的兴奋、赞赏,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交通研究所中国能源和交通中心主任王云石表示,高铁建设方面,中国颇有建树;在预算管控的部分,中国经验更是丰富。加州应把握机会,参与中国“一带一路”的建设,以利于当地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的兴建。虽然美国有高速列车“阿西乐特快”,但其最高时速仅240公里,平均时速110公里,远低于中国高铁300公里以上的时速。此外,美国铁路的准点率最高仅到75%,和中国高铁“零误差”的佳绩相比逊色许多;落后的设施、乌龟般的速度,导致多数美国人不考虑当地火车。资料图:杰里·布朗。新华社记者毛磊摄[page title= subtitle=]美作家叹中国发展超越美国认知:对中国繁荣感到惊讶参考消息网6月6日报道美国多丽著作网站6月4日美国女作家多丽·琼斯·杨的《美国人不了解的中国》一文,文章摘编如下:在中国,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地铁,又新又干净,而且没有涂鸦。尽管大多数乘客是中国人,但广播却使用中英双语。在每一站,乘客都被提醒“mind the gap”,即小心站台与列车之间的空隙。“Mind the gap”对最近没到过中国的美国人也是个很好的提醒。最近我用3周时间游览了6座中国城市,对中国的一片繁荣感到惊讶。城际航班满载的几乎全是中国旅客,上海最豪华的酒店里挤满了要入住的本国人。从高铁上看到的是大型农业综合企业,机械化程度很高,还有一片又一片高层公寓楼,准备供摆脱了过去苦累不堪的田间劳动的农民居住,这与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农村形成了鲜明对比。令人遗憾的是,受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发表的有关不公平贸易做法的言论推波助澜,美国老百姓对中国的认知已经陈腐过时了。现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超过81%是由本国内需推动的。中国人的工资水平在提高,因此一些依赖廉价劳动力的工厂被迫迁往墨西哥或越南。真正打动我们的是中国的老百姓现在富起来了。我丈夫(华裔)的堂侄在没有自来水的农村长大,而今在南京拥有自己的公司,销售测试听力用的隔音室。一位友人的儿子,过去没考上中国的大学,现在销售自创品牌的化妆品,手下有200名员工。我丈夫的外甥女婿辞掉了报纸编辑的工作,开了一家酒庄。他酿造了2000瓶红酒,品质据爱喝葡萄酒的美国亲戚评判已达到国际水平,这些产品都只在中国销售。有了6.7%的经济年增长率和13.7亿人口,谁还需要考虑出口?我们在旧金山的女婿很羡慕中国企业家们有这么显而易见的成功机会。随着城市人口激增,建筑塔吊点缀着中国大城市的天际线,高速公路上满是奔驰、宝马、丰田、福特和别克,这些车大多是合资企业在中国生产的。购物中心随处可见,很多都有进口品牌专卖店。在上海,我们参观了一家特斯拉经销商,隔壁店里销售的是高端无人机。美国媒体对中国缺点和缺乏西方式自由的报道助长了美国人的错误认知,不过这对多数中国人来说无关紧要。中国人乐于使用百度、微信和滴滴,它们是中国版的谷歌、脸书和优步。距我们上次探访也就一年的时间,手机支付已经普及,而滴滴也大行其道,以至于在北京招手打到车几乎不可能。地铁里约90%的乘客都在看智能手机——有人用苹果,有人用三星,也有人用的是鲜为人知的中国品牌,他们了解的世界新闻远比祖辈多得多。中国人在意的一个差距是贫富不均正在不断扩大。就在1978年,超过97%的中国农村居民还生活在贫困之中。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这个比例下降至仅7.2%。不过给所有人带来了机会的自由市场改革,也造就了不少中国亿万富豪,而这也招来了不满,偏远地区的农民强烈意识到他们有多么落后。不过,中国政府誓言要在2020年消除贫困。到目前为止,北京宣称贫困人口已减少到4500万,占总人口的3.3%。相比之下,美国报告有1940万人“深度贫困”,约占美国总人口的6.1%。中国人到了美国,看到无家可归的人住在高速路旁的帐篷里或者不论寒暑雨雪流浪街头,都惊讶不已。按照人均经济规模衡量,中国还远远落后于美国。不过中国正在迅速城市化,政府对新机场、公路和高铁的投资力度之大令人难以置信。即使中国经济今年以预测的6.5%的速度增长,虽然增速放慢了,但也是美国的四倍,因此两国的差距在缩小。美国人对中国的认知与中国人的自我认知之间存在差距,这对多数中国人没有什么影响,他们有机会使自己和孩子的生活变得更美好。随着收入一代比一代增多,中国与美国生活水平曾经的天壤之别正在缩小,这是一个值得在意的差距。 资料图:美国游客登上金山岭长城,品味中国文化。新华社记者 潘旭 摄
回顶部【关闭当前页】